66捕魚官方|遙歎月,墨夜誰最傷

  下雨了。
  雨天總是煩的,至少在別人眼裏,不能出去放肆的玩。這個初夏是多雨的,連綿不絕的細雨就像一場止不住的哭泣,但在雨中,放肆的心情也隨之雀躍,就好像,期待已久了呢。
  66捕魚官方挺喜歡雨天的,這樣的天氣,正適合喝上一杯微熱的茶,讀一本白落梅的小說,或者是躺在床上,什麽也不幹,默默地想一些事,一些人。
  雨天,會想到什麽呢?我趴在窗台靜靜地想。
  想到了童年。哈哈,那時候,心情總是歡快的,不會糾結今天穿的這雙鞋會不會髒,只在乎雨什麽時候停。雨千萬不要停啊,如果旁邊的小朋友也這麽說,心裏指定甜甜的想:這下一定不會停的。沒辦法,小時候就是幼稚。不顧大人的勸說,約了鄰家的夥伴,一起到泥溝旁,用石頭,沙子一起搭建所謂的橋。羊角辮濕了,濕哒哒的粘在臉頰上,又癢又黏,用沾滿泥土的手一摸就完事。橋搭成了,又在糾結你住在哪邊,再用泥土搭個小屋,商量著,長大後的事情。雨停了,看著漸漸增多的行人,咬咬牙,狠狠心,把橋拆了,看著被堵住的雨水嘩嘩的流下去,心中平添了一份隱隱的期待。然後兩個人手拉著手一起回家,一起等著挨罵,揚起的嘴角卻盛滿了陽光。
  隨著圓圓的雨點從玻璃上滾落,我的思緒也被扯了回來,我推開窗戶,看著行色匆匆的行人,打著一把把形色各異的傘,不知疲憊般走來走去,迫于生活的生活著,他們所感受到的,不過是一份潮濕的心情。也有小姑娘,打著一把花折傘,將雨滴串成的夢抖落,然後走出我的視線。紫色的梧桐花次第的開放,也抵擋不住冰涼的雨水,三三兩兩的零落在泥土裏,滋養了大地,是不是就會開出下一個花季?
  雨天也會傷感,也會別離,驟雨初歇,執手相看淚眼,竟無語凝噎。含淚的微笑,隨著火車的遠去而漸漸模糊,正是因爲有充滿誘惑的遠方,所以才有了一場場的別離,以及那止不住的思念。多情自古傷離別,更何況是在雨天?
  然後依次想起蒼茫的遠山,那只被雨水打濕了翅膀的蝴蝶,那搖頭擺尾的魚,還有那隨風搖曳的荷葉,一切都是那麽熟悉,可是小時候的一切,現在在哪兒呢?
  雨天的思緒,零零散散,隨風而去,風吹則走,風息則散。
  

遙歎夜,冷水寒涼枯葉。琉璃月,仙姝踏空拾寂寥。
——題記
雙手捧這枯燥無味的書本,看著一行又一行從眼低劃過悲傷的文字。閑煩悶愁的瞬間,雙眼的疼痛,讓我淡忘這時的一切,轉頭,透過小窗,月光如水,灑在這寂寥的墨夜之中,獨看殘月淒涼,獨看靜夜悲傷。是不是這殘余的淚花燙傷了念你的眼簾,是不是這想你的淚花刻下了歲月中的惆怅。
坐在這谧靜的教室,離別的祝福一聲又一聲敲碎這想你的情絲。別離的音樂悄悄在心底漫沿開來,徒留悲傷,我又淺聞細嚼,把這殘缺的記憶,拼湊完整。喧嘩的爭吵,讓我平靜的思緒又開始纏繞。夏夜悶熱的氣息,吹煩腦海想你的浪花,剛剛無痕的湖面,又一次爲你蕩漾起漣漪。我想逃避著念你的思緒,逃到黑夜中遮掩身影,隱藏氣息,逃到一個沒有你的地方,看著葉落,看著星塵滿天,看著殘月臉靥的憂傷,看這愁雲落下的淚水把我埋葬。
世事都是那麽不稱心如意,終留下的,只不過是思緒刹那的幻想,只不過還是幻想過後獨自坐在滿桌書前的身影。這裏只有快要別離的祝福,這裏只有惹人腸斷的悲傷。不知不覺隨著流年把悲傷冰封在眼底,爲什麽滾燙的淚花融化冰封在眼底的悲傷。在心頭烙下難已拂平的傷痕,深深眷戀你溫暖的懷抱,我想在陌生的袅袅煙雲裏,找尋那一抹熟悉的氣息。我想在充滿墨香的書本上,寫下嘴裏念的那個名字。我想在碧綠的夏葉上,留下思的愁詩。
今夜,獨自依窗望月。人立重樓高處,寒于心涼。爲何一種顔色的風景,看不厭,品不煩。柔柔的風,吹醉了誰的思念,是誰醉酒念情,墨夜誰最傷。
朦胧的夜,琉璃的月,輕輕的擡起雙手揉起茫然的痛眼。不真切的故事,那最後一個完美的句號,從不是爲66捕魚官方而畫,終身孤苦,一世愁情爲誰念。
粗糙的手指上,歲月刻下悲傷的回憶,匆匆而過的流年。易老的容顔又煥發出蒼桑。朱砂末,紅顔憔悴終怨過,恨情殓傷影莫殘。
曾念,筆過紙畫墨香懷,玉足踏雲采霞蓮。
曾念,花開花落冷亦寒,纖纖玉手撚葉怏。
曾念,雨落花殘零瓣白,燭淚螢光冕月寒。
曾念,輪回腐末怨悠悠,罄香昕聆夜眠眠。
曾念夜心碎,紅塵一笑,彼此愛戀,傷最痛,遙歎月,墨夜誰最傷。